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技术,也许会毁掉人类社

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技术,也许会毁掉人类社

时间:2020-01-10 14:1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昨天,科技界爆出大新闻,南方科技大学科学家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她们的基因经过人为修改,能够天然抵抗艾滋病。

这个新闻看上去似乎很厉害。连艾滋病这个困扰了医学界多年的疑难杂症也终于被科学家战胜了,人类的未来似乎一片光明啊。然而,这位叫贺建奎的科学家非但没有收到业界的称赞,反而受到一边倒地谴责。

原来,贺建奎实验中使用的CRISPR早就是一项成熟的技术,它并不是一个重大的科技创新。之前没有科学家用它来免疫艾滋病,只是因为伦理方面的担忧。贺建奎之所以引起广泛谴责,是因为他做了一件大家都不敢干的事情 在人类身上做实验。

2012年,科学家们首次发现CRISPR,并迅速展开对CRISPR(也称为Cas9或CRISPR-Cas9)的应用。2013年初,关于CRISPR技术可被用于编辑人类干细胞基因和改造整个生物体(斑马鱼)的几篇文章,成为浪潮的开端。

到2014年底,在一系列研究中,科学家们利用CRISPR 提高了水稻的抗虫害能力,复制了特定染色体易位引起的小鼠肺部致癌效应模型,修复了成年小鼠的基因突变,该突变在人体中引起可遗传的高酪氨酸血症。

经过多次实验,科学家们预测 CRISPR可能会彻底改变人类应对一些绝症的方法,如癌症,艾滋病等。但是,与任何基因编辑技术一样,CRISPR 也可能会导致意想不到的结果,其引发的伦理问题没有人能承受得起。

▼从伦理角度而言,转基因农作物失败可以销毁掉,转基因小白鼠失败可以销毁掉,但是对人类进行了基因编辑,倘若最后实验效果失败,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情况,该如何处理这个孩子?难道要人道毁灭掉吗?而且经基因编辑的人自从胚胎时期就是试验对象,将一辈子带着这个印记,在科学、伦理、道德等方面都可能出现困扰,所以主流基因科学界对人类基因编辑普遍持慎重态度。

也正因为如此,CRISPR 基因编辑技术被很多科学家和社会学家认为是一个禁区。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曾声明说,美国联邦政府的资金不能支持在人类胚胎中利用任何基因编辑技术。2015年,美国、中国等国家曾在华盛顿召开专门会议并达成共识: 鼓励基因编辑的基础研究和体细胞的临床应用,但是生殖细胞的基因编辑研究应遵循限制性的伦理规范,未来在条件允许下才可以考虑临床应用。

如此看来,贺建奎擅自将CRISPR 基因编辑技术运用到人类身上,违反了业界同仁的共识,因此才引发国内122名科学家联名谴责。可以说,贺建奎的行为不仅没带来科学进步,反而打开了 潘多拉魔盒 ,给人类世界带来不少不确定因素。

因为基因编辑技术能够对人类目标基因进行 编辑 ,实现对特定DNA片段的敲除、加入。这一技术不仅能修改胚胎、消除遗传病,理论上甚至能够改变人的外貌,让父母 设计婴儿 。想象一下未来,父母可以定制宝宝的样子,选择未出世孩子的身高、发色甚至智商。

目前,科学家、伦理学家最担心的是基因编辑技术很可能会极大地加剧贫富分化。由于基因编辑技术存在改良物种的潜力,未来一旦智力、寿命、身体素质等改良基因被设置了金钱壁垒,有钱人将永远能够将自己的阶级巩固,从物理上切断阶级流动的渠道。

我们经常说人生而平等,如果基因编辑技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智商和外貌,那么人类社会将变得人生而不平等,今天人类社会我们曾经认为的公平,全都会被打破。如果真是这样,未来因天生基因优劣势带来的不平等将成为人类社会面临的最大挑战。文|我的极刻(微信号:MyGeekTimes)

(作者系独立撰稿人,本文系作者研究观点,不代表览潮网立场。)

0

精彩推荐